g8eyz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第113章 古董店遇紫色毒霧相伴-bonol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小說推薦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又是温香软玉的一夜。
墨沉皓睡得特别踏实。
偶然还会梦见小祖宗甜蜜蜜地躺在身边。
或者趴在他身上。
或者亲他一下……
真是惬意的美梦!
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绿晶石嘴边居然挂着口水。
墨沉皓愣了一下,难道昨晚我在梦中做了什么过分的事?
啧,品行不端,该面壁思过!
自从知道了绿晶石是小祖宗的气孔后,他就不敢乱亲乱咬了,思想品德一下子提高了90分……
女服务员送来了一套亚麻材质的古风休闲装,摇着身子声音嗲嗲地说:“古城和墨总更配哦。”
傲视天下:逆天召唤师
仿佛在说巧克力和下雨天更配哦……
想勾引我,找死!
墨沉皓冷眸不抬,“衣服留下,你,滚出古城!”
那女服务员吓得腿软,栽倒在地,爬着滚着才出了房间。
绿晶石眨了眨眼睛,看来还是不沾女色,除了我……呀呀呀,他开始换衣服了……又在秀肌肉诱惑我……
墨沉皓穿戴整齐后,往镜子里一照,只见自己红光满面,神采飞扬,复古服饰显得随性又儒雅风流,多了几分柔和的色彩。
忽然觉得背着那个元八送的黑皮包不好看,怎么看怎么像个倒爷。
于是换了一只精致而小巧的青色绣花布袋,样子像香囊,跟他的亚麻装倒是挺搭的。
将绿晶石小心装进去,扣上纽扣,垂挂在腰间,拍了拍,自我激励:
“墨沉皓,你今天必须把小祖宗拿下!”
部落的勇士们
绿晶石偷偷地呵呵笑,祝你马到成功!
用完早餐后,墨沉皓问仁冬:“昨晚让你办的三件事有结果了吗?”
仁冬道:“正要向您汇报。第一件,给每家每户都发了喜糖和一万元满月红包,所有谣言不攻自破。”
盛宠一婚后霸爱
墨沉皓满意地点点头,“你做得很好!”
绿晶石: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跟我一样都是背锅侠!这也算有难同当了。
“我去居委会询问了情况,2012年从青城湾考到帝都读大学的人只有林六六一人。”
墨沉皓喜滋滋地嘴角弯成月牙形……小祖宗,你就是当年那匹梦幻小红马……
绿晶石:哦天,他知道了……
“第三件事,关于墨爷爷的事,已经问遍了古城上所有住户,一些人说有印象,4年前的夏天,墨爷爷和贴身助理崔宁两人确实来到了古城。
墨爷爷跟林爷爷十分投缘,以棋会友,称得上管鲍之交。除了下棋,两位老人还会经常去古城东的一家古董玉石店赌石。
但是,有一天墨爷爷和崔宁突然消失,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而林爷爷也突然间患上了痴呆症,别人问什么他都不知道。
而那家古董店,随后也关门歇业,据说是老板一家突然食物中毒死亡,当时警察查证过,确认为误食酸汤子中毒身亡,那家店至今还被封存着。”
“好古怪,墨爷爷的失踪,林爷爷的患病,古董店一家中毒,几件事同时发生,会不会他们共同遇见了一件什么事,或者什么人?仁冬,你要多观察林爷爷,他可能是唯一的幸存者。”
墨沉皓眼眸中浮起一阵迷雾般的烟霭,“我总觉得林爷爷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墨总,我觉得可以从林爷爷的病症入手,是真病还是装病,一查便知。”
我的舰娘我的镇守府
仁冬的灰瞳闪耀出智慧的光芒,他的建议深得墨沉皓认可。
“我们现在去那家古董店,看看有什么线索。”
两人步行至城东。
一路上无数女人惊呆,两眼发直:啊啊啊,这是哪儿来的神仙颜值?!!
实在太好看了,忍不住啊,拿出手机自拍一张跟神仙哥哥的合影照jpg,哦耶!
一些舔屏狗舔了手机屏幕还不过瘾,又悄悄地边拍摄视频边跟随俩帅哥的脚步。
抖**直播发一弹——
颜狗们集美们一直跟到街道尽头僻静的古董店门口,忽见头顶上一块黑色匾额,上面“幽夜古董店”发出青光一闪,才惊叫起来,双腿一颤赶紧闪人。
天镜乾坤 雾骆
好心人一边躲闪一边劝告:“两位帅哥,千万别进去,里边闹鬼,连警察都不敢进去,额怕怕怕!”一溜烟跑远。
7月初,火热的天,怎么感觉冷风嗖嗖地吹过。
乌木门上粘贴的封字已经发白破烂,铜门环发出咚咚的敲打声,自带“生人勿进”音效。
仁冬解释道:“因为没有继承者,法院几次拍卖都没拍出去,据说里面有古怪,
有个小偷进去偷东西,结果被吓死在里面。”
重生猛禽
哼!
掳爱强婚之第一夫人 黯香
墨沉皓才不信这个邪,他寒意侵人的时候那是千年级别的,连鬼神都不敢惹他!
嘭!
一脚踢开门,一股幽然的气息迎面而来,“小心!”两人用手遮挡快速闪到门两边,并没有什么鬼怪扑上来。
古董店里古玩字画玉器珍宝,一切看起来都再正常不过了。
但仁冬依旧十分谨慎,拔出手枪挡在墨沉皓之前一步步探进去。
店铺不大,却有一间低矮的阁楼。整个店摆设十分密集,满眼望去,檀木桌、博古架上都是一件件奢靡的小玩意儿。
不管是光滑闪亮的,还是粗糙暗沉的,它们都像黑夜一样寂寞着,在没有生气的屋子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揣测着将来的命运。
当然,对墨沉皓来说,这里99%的所谓珍品都是垃圾,拉去海边填埋都嫌它们太小。
两人抬眼望了一眼上端阁楼,一前一后从狭窄的楼梯走上去,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楼上有人。
绿晶石一直躲在墨沉皓腰间的蓝布香囊里,听到了他们一路的对话,心中生出了一些疑惑:
那时候自己在帝都读书,没想到两家爷爷居然这么有渊源!
更没想到还发生了这么多离奇故事,爷爷的病因或许有蹊跷,墨爷爷又去了哪里?
这些问题她一定要查清楚。
忽然灵敏的系统警告她:小心袭击!
她顾不得太多,直接遁身出来,反正墨鱼卷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遁出来的。
幽沉的阁楼上,闪过来一道强烈的蓝光,十分晃眼睛,刺得他们不由自主地用手遮挡。
紧接着一道寒光激射,飞向仁冬的胸口。
说时迟那时快,小祖宗挡在仁冬身前,雪袖一挥,将那道寒光反射了回去。
啊!
一座高大的紫色水晶洞后边有个黑衣蒙面人用低沉沙哑的嗓音呻了一声。
小祖宗看得分明,那道寒光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已经将那黑衣人的手腕射了个对穿,鲜血直流。
啪!流血的手中一块粗粝石头落地,摔成两半。
小祖宗飞速闪过去抢夺,那人捡了一半石头,来不及捡另一半,就火速从旁边的窗户飞扑出去。
逃离之前,黑衣人窄袖中放射出一种奇特的紫色毒雾。
這個王爺不太冷
那毒雾像藤蔓一样缠绕过来,附在三人身上,越缠越紧,令人窒息。
小祖宗只得用灵力将之劈断,吹散,三人才喘过气来,重获自由。
仁冬扑到窗口举起枪想要射击,却已看不见对方的人影。
小祖宗说:“你们留在这里,我去追!”那个人不是普通人,你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说罢,从窗口跃出去追人。
墨沉皓黑瞳一缩,命道:“仁冬,立刻叫飞狐中队封锁四大古城门,检查所有有可能逃走的小门,包括下水道,从此刻起,古城只许进不许出,务必将蒙面飞贼抓住!”
“是!”仁冬打开手机,在群里发语音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