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ei9優秀小說 大秦誅神司-第四百章 我爲劍主讀書-5fm2x

大秦誅神司
小說推薦大秦誅神司
一声又一声重喝不断传出。
一句句话,也如轰天雷鸣,不住的轰击着刘子昂的大脑!
我是冠军
他早已抬起了头!
他身边的骷髅!
不远处将他牢牢围困的骷髅,也和他一样,早已将头抬起。
数十万骷髅和刘子昂一起,仰视着金棺之侧一道顶天立地的虚影。
動物聊天群 熱帶雨夜
这虚影,不见其真实面目。
只见他似是身着长袍,头顶珠帘!
“这么多年了,诛神司刘家人,竟然只见识到了申屠凶厉的一面。”
刁蛮娘子俏相公 凉薄铯
“无用!”
这硕大黑影似是不悦的掸了一下袖袍。
旋即,他似是又伸出一只手,落到了金棺之上。
就在这同一刹那间。
充满了愤恨的幽怨呼吼声又猛然传出。
这片因金棺而被亮的漆黑空间之中,再生异变。
只见在三十万枯骨之外,竟有无数断臂残尸从黑暗之中冲突而出!
他们,又是刘子昂此前所见的刘家残尸。
自黑暗中突围之后,他们便一边朝前涌进,一边愤怒大吼。
“为什么不拔剑?”
“为什么不救我们?”
“为什么要看着我们死?”
“还我们的命啊!”
一声又一声的质问,如剑如刀。
疯狂刺着刘子昂的心,剐着刘子昂的灵魂。
刘家人的残尸,也是自四个方向出现。
如今,随着他们一声声的呼吼,已是扑至了四周枯骨的后方。
这一下,他们不再是只是质问咆哮,愤怒大吼了。
他们还冲击着枯骨,将枯骨撞翻,碾碎!
而所有的枯骨,亦是在这时变得毫无生气。
任那些刘家的残尸将它们打烂。
既不反抗,也不躲避。
它们反倒是又低头朝着刘子昂看了过去。
没有人在乎自己身后的枯骨,只是又朝刘子昂猛然大喝。
“拔剑!”
我夺舍了魔皇
这时,刘子昂也再度朝着刘家的残尸看去。
看着残尸之中那一张张熟悉的脸。
听着他们愤怒的质问,刘子昂的心再次变得疼痛无比。
“呵!”只是这时,又有一道轻佻的笑声自刘子昂身边的一个骷髅架子上传出。“子昂啊子昂,你堂哥我有那么丑吗?”
“哼!我等刘家人,从不怨天尤人。死便死了,怎么会如此不甘。”
“子昂啊!你堂姐我好不容易安息了,怎么到了你这里变成了个又丑又吵的泼妇了?”
三十万枯骨之后,白骨齐飞,残尸并进!
刘子昂的身边,不屑,轻佻与好笑的声音不断传出。
“子昂,拔剑吧!”
温厚轻柔的话语声从中传出。
雨季天晴
那身穿中山穿的枯骨轻轻抚了抚刘子昂的肩膀,笑道:“如此心魔丑物,有何存留的必要?将之斩尽,还自己一个澄澈之心!”
“轰!”
与此同时,那硕大的黑影伸手在金棺上轻轻一抚。
金棺之盖随即打开,应声落地!
申屠凶剑,出现在了刘子昂的眼前。
往常,申屠凶剑现世,必血光大涨!
但现在,凶剑上却不仅仅只有血光而已。
有赤、紫、黄、白四色绕于其上!
那血色,是战士的杀伐凶戾之气。
那紫色,是术者的出尘灵气。
那黄色,是儒生的浩然正气。
那白色,则是经咒之灵性!
而在这四色之中,刘子昂还看到似是隐藏了第五道光芒。
那是青光,却明灭不定。
似是随时都会熄灭,又似是随时会蓬勃大涨!
刘子昂几乎瞬间了分辨了出来,那是来自于刘家的信念!
“拔剑!”
敢死連
剑已现世,骷髅的吼叫再度传出。
一声又一声,疯狂的钻进了刘子昂的耳中,并涌进他的心里。
他浑身发颤,却已不再是惧意,而是一种说不出澎湃之情。
“拔剑吧,子昂!”
身边的人,亦是开始催促他。
在这声音之中,刘子昂的身子缓缓挺直!
“再不拔剑,更待何时?”
而后,一道雄浑至极的喝声自那顶天立地的硕大人影上传出!
不容反抗,甚至连一丝置疑都不允许!
刘子昂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快速伸手,紧紧握住了棺中凶剑!
在手碰到申屠的那一刹那,刘子昂一怔,双眼瞳孔更是猛地一缩。
地球高手在異世 壹葉知秋
我真不是神棍
纷乱的也好,被刻意隐藏的记忆也罢,全都清晰无比的浮现在了刘子昂的脑海之中。
瞬时之后,刘子昂的双瞳恢复正常。
一同恢复的还有刘子昂的情绪与精神!
宮玉良緣
惊恐,无措,彷徨在这一刹那全数消息!
“三重幻术!”刘子昂头一偏,咧嘴一笑,“专攻心绪。老头,算你厉害!”
记忆全部复归,心中再无彷徨。
刘子昂手握申屠,拔剑出棺。
抬头,看向金棺旁顶天立地的虚影。
他抬起双手,恭敬地拱手行礼。
旋即再转头看向了身边的枯骨,朝着他们笑了笑。
“还别说,这骷髅白骨的样子,的的确确要比那腐烂残尸好看许多。”
一连串爽朗的笑声传出。
刘子昂身边的骷髅们,全都转过了身,面向了三十万骷髅最后方的腐烂残尸!
“下令吧!”
最强修仙高手 单纯的烙饼
同时,刘子昂身边的血亲骷髅异口同声地咆哮声。
“手持了申屠才是真正的诛神司上卿!30万忠魂,百代刘家血脉,尽归尔手!”
“卿!且,下令便是!”黑色人影亦重声大喝。
刘子昂深吸了一口气。
望着手中申屠,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以往申屠在手,他只觉得自己才是臣下。剑,才是主体。
现在,他方觉得剑,只是剑!
他,才是最重要的!
仰头朝着那黑色人影重重点了点头。
刘子昂猛然举起了手中申屠!
举剑的瞬间,前后左右将他围住的三十万枯骨,当即转身,毫无窒碍!
“杀!”
刘子昂亦是不再有半分犹豫,重声大喝。
顿时,三十万枯骨齐声咆哮,朝着那腐朽残尸掩杀而去。
刘子昂身边的血亲枯骨们,也狂笑一声,冲入阵中。
这刹那间,那慑人的幽怨残尸们就如纸糊的老虎,便骷髅白骨们轻松灭杀!
那些残尸呼啸之声亦是大作。
他们还在向刘子昂求着救,也还在向刘子昂质问着。
但是此刻,刘子昂的心中没有半分动容。
他已是再清楚不过,这不过只是幻境而已。
再者,刘家人生死岂会怨天?
就算刘家人死得再惨,也绝不会求饶,更不会责怪他人。
刘子昂,只是冷眼观看!
不消多时,刘家残尸便已被冲杀个了干干净净!
随即,他又闭上了双眼!
申屠凶剑依旧高高举起。
“我已无犹豫,心亦清澄!幻术?能奈我何!”
一声咆哮!满场骷髅尽数崩散。
一道道人影自崩散的骷髅中脱离!
那人影似是骷髅生前之样!
有战士,有术士,有儒生,还有一名名刘家先人!
三十多岁虚影,在眨眼间的功夫,尽数流入申屠凶剑之内。
旋即,刘子昂抬剑狠挥。
“给我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