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e23j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愛下-第240章 臆想閲讀-n1zrd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赔钱。”
陆辰远现在只认准了「赔钱」两个字,少了他还不要。
司机被他的无赖折磨得快要精神崩溃。
众人也替司机感到糟心。
这时只见司机脱鞋了。
众人心想,司机终于要爆发了,快点爆发吧。
司机脱下鞋,看了看鞋里面。
不是说呢,这鞋里的味儿能臭半条街。
离得近的人,纷纷作呕。
司机仿若没有闻见一样。
陆辰远在下风口,臭味已经直冲他的脑门。
但是他没有吐。
今天跟唐馨最后吃得一顿大餐必须留住。
然而从司机的鞋里飘出五十块钱。
超級復制王
老公阴冥来的 洛红绯
好巧不巧地正好落在陆辰远的嘴上。
陆辰远再也忍不住,翻江倒海似地吐出来。
司机委屈巴巴地说:“这是我所有的家当了,你爱要不要。”
这个司机也是耿直boy,开着几万块钱的二手车接私活已经很不容易了。
陆辰远冲他摆了摆手。
司机开起车一溜烟跑远了。
围观群众刚才已经被熏跑了。
陆辰远挪到不会被车碰到的马路牙子上,捡起那一百五十块钱。
另外50就别想了,已经被粘在车轱辘上带跑了。
一百五十块钱,他也不嫌弃了。
陆辰远有些茫然的看着车来车往。
他被净身出户都没有这么无助过。
他后悔啊,为什么要带着唐馨来风云酒店得瑟。
老老实实让唐馨望着自己她不香吗?
唐馨的种种好涌上心头,可是唐馨却再也回不来了。
他甚至不敢追上去问问唐馨的后事,唐馨会埋在哪里。
他怕午夜梦回之时,唐馨会想自己算账。
人生啊!
如果能重来一次该有多好!
如果可以的话,他就想回到冷清悠还没替他入狱的时候。
可惜,冷清悠再也不会正眼看他一眼。
燕厉寻直接把她带到了风云国际酒店的专属总统套房。
無限萌娘
这是他们甜蜜的小窝。
燕厉寻关上门把她抵在门上亲了下去。
冷清悠在他的吻里沉沦,这一刻再不分彼此。
原是情深,奈何缘浅 诗雅
从门口到床上,吻了一路。
良久,他们依旧没有分开。
“清清,其实我很感谢陆辰远没有珍惜你,才让我有机会认识你,和你在一起。”
燕厉寻动情地说。
“你猪啊,不许提那个人渣。”
冷清悠咬向他的肩膀。
还别说,现在对称了。
一边一个牙印。
“这是我给你盖得章,你不许做对不起我的事,不许不理我,不许……”
冷清悠还没说完,燕厉寻就用嘴封住了她的唇。
他用行动证明了他有多在乎她。
“清清,我们再生一个吧。”燕厉寻咬着她的耳垂说。
冷清悠摇摇头,“再也不生了,有他们两个我就很知足。
再说我可能也生不了了,上次生他们就差点没有要了我的命。
要不是有黎析在,我和孩子说不定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燕厉寻听完说完紧紧抱住她。
他从没听冷清悠提起过生孩子的事,他也没有说过。
原来他差点就失去她和孩子。
想想就后怕。
“清清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如果在漓江遇见你那次像往常一样死皮赖脸跟着你就好了。
可是我鬼使神差地没有跟下去。
我是个混蛋,你打我。”
他拿着冷清悠的手扇自己的脸,冷清悠却把手蜷缩起来没有动。
“不怪你,这一切都是命。
虽然我不信命,但是命运却推着你我重逢又相爱。
世界上没有如果,我们唯有能做的就是好好珍惜眼前人。”
冷清悠从来没怪过他,这不是他能左右的。
“我很感激黎析,他是我生命中的贵人。你以后也对黎析好点,不要总吃没用的飞醋。”
她说着白了燕厉寻一眼,燕厉寻总是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九皇叔
“从今往后不会了,我会关照他,让他早日和齐亚亚完婚。”
燕厉寻一本正经地说。
起我来说去还是吃醋。
“黎析和齐亚亚挺般配的,就是不知道黎析能不能适应齐亚亚的暴脾气。”
冷清悠分析着黎析和齐亚亚特殊的关系。
这时她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
燕厉寻瞥了一眼,正好看到齐亚亚三个字。
从燕来山回来以后,齐亚亚和冷清悠的关系突飞猛进,成了无话不谈的铁杆闺蜜。
冷清悠没有避讳燕厉寻直接打开手机。
齐亚亚:明天上午一起去逛街,么么哒。
冷清悠迅速回复了:不见不散。
他回过头的时候看到燕厉寻正在板着脸。
“燕厉寻,你不要这样嘛,亚亚人很好,敢爱敢恨,是我喜欢的性格。
虽然我不能成为她,但是我喜欢跟她接触。”
冷清悠抱着燕厉寻精瘦的腰撒娇。
网游之战魔无双 晨光神王
燕厉寻有他的顾虑,主要是齐亚亚太野蛮。
他怕冷清悠潜移默化中学个十之七八,那就悔不当初了。
“乖,你不说话我就到你同意了。”
冷清悠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燕厉寻感受到她唇上的甜蜜,又翻身压了上去。
冷清悠大呼:“不要啊!”
燕厉寻坏笑着说:“书上说女人在床上的时候都爱说反话,不要也就是要。
所以老公满足你,哈哈。”
“你无耻,什么书这么下流?”
冷清悠严重怀疑写书的人是男人,纯粹是臆想。
她感觉自己的腰都断了。
但是燕厉寻已经开始了第三次。
冷清悠在他的攻城略地下溃不成军。
她现在连个手指头都不想抬起来,累得不想动弹。
是谁写得这本书,她保证不打死他。
燕厉寻脸上挂着得逞的笑。
他完美的下巴弧度在光影里熠熠生辉。
三次算什么?
他至少也要做个一夜七次郎。
直到第五次,冷清悠彻底求饶之后, 他才放过她。
冷清悠可不想跟齐亚亚逛街的时候连腿都合不拢。
那多丢人。
某个肇事者笑得贼兮兮。
她严重怀疑燕厉寻是故意的。
燕厉寻就是为了让自己逛不成街才这样做。
哼!
冷清悠转过去就给燕厉寻一个后背。
母皇系统之千基变
燕厉寻连她的后背都没放过。
一寸寸舔舐着她的肌肤。
冷清悠不得已又转过身。
谁让她那么怕痒呢!
尤其是后背,后背可以说是她最敏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