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uoj火熱都市言情 三十不惑-490,你不仁我不義-r7bip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
听他责备自己母亲,我顿时有些尴尬,打断他的话,说道:“待会儿你师父回来,定然不会轻饶了你,你在这山上,有没有什么去处,是你师父一时半会儿找不着的?你先躲起来,等我去劝服你师父,饶了你这次,你再出来,那时包你没事。”
“那赶情好,多谢狄大叔了,去处到是有一个,不过也瞒不了太久,你可要快点,慢了我这次少不得脱层皮。”杜炎午一脸的担忧。
我说道:“放心好了,你快去吧,告诉我具体位置,一会儿我去叫你。”
神國入侵
杜炎午附耳上前,小声说了一个地方。
就听见远处传来阵阵风声,老远就看见他师父陈师道,已然擒住了杜诗音手腕,二人飞快的向这边飞奔过来。
杜炎午火急火撩的,慌忙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声说道:“大叔,记得你答应我的话。”
“放心吧,我决不食言。”我大声说道。
“孽徒,你往哪里跑,你给我站住。”远远的,就听见陈师道怒气冲冲的大声吼叫着。
我转身挡住他二人,说道:“陈道长,请听我一言。”
陈师道这才停了下来。
我转头看向杜诗音,发现她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杜小姐,别来无恙,咱们又见面了。”我淡然说道。
杜诗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便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系统穿越:农家太子妃
“狄道兄为何放走了我那徒儿?你有何话,不妨直言。”陈师道气乎乎的说道。
我笑了笑,道:“杜小姐说,她是令徒的亲生母亲,才导致那少年心绪大乱,做出了这等事,这不怪令徒,怪只怪眼前这个女人。”
“什么?”陈师道大吃一惊,松开杜诗音的手腕,大声质问道:“诗音,你给我讲清楚,炎午他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杜诗音眼神怨毒的瞪了我一眼,仍旧一言不发。
“说呀,你说呀!你不仅欺骗了我,还欺骗了你父亲和你叶叔叔,你,你可真是好样儿的,你到底瞒着我们,做了多少肮脏的勾当?”陈师道见她如此反应,勃然大怒。
“哈哈,哈哈哈哈,”杜诗音忽然失控大笑起来,笑了好一阵儿,才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又看向陈师道,说道,“陈叔叔,也就只有您,自许名门正道,不屑于与我们为伍,你自有武当真传,当然可以为所欲为,却不知我们小门小派,生存尚且艰难,若不处心积虑,我杜家又怎么能屹立千年而不倒?你问问,在你眼前站着的这个人,他到底灭了我五经世家几门几派,才炼就了今天这一身修为?他的身上难道就很干净?”
致我们终将到来的爱情 杨鹏
都市獵魔師
“让我来告诉你吧,陈叔叔,这个人逼疯了自己妻子和岳母,又使自己岳父身败名裂,成为阶下囚。逼得自己救命恩人远走他国。又剿灭山阳列家,天心沐家,杨家,才有了今天,这赫赫扬名的狄大师。您以为,他的双手,就是干净的吗?”
陈师道听了这话,大惊失色,警惕的看着我,顿时就有些形同陌路的意思。
看着眼前这位颠倒黑白,是非不分的昔日的杜家大小姐,我不由得一阵苦笑,苦笑过后,心中顿时燃起了熊熊烈火。
大賊 小蘑菇
“你说过逼疯了自己妻子,残害了自己岳父母?你怎么不说,他们构陷的狄家,害得我们狄家家破人亡,又处心积虑,布下狠毒陷阱,想要得到我们狄家的至宝?你说我逼得恩人远走他国?他小山一夫与我,恩从何来?我耗费真气,救了他女儿一条性命,若说有恩,也是我对他有恩。他背信叛国,早已不是我昔日的结拜大哥,我与他,又有什么情分可讲?”
“至于山阳列家,陈道长尽可以去打听打听,看看我狄风的所做所为,到底是为民除害,还是图谋不轨。天心杨家沦落到今天,大快人心,但只可惜,却并不是我把他们害成这个样子,背后其人到底是谁,我想,只有杜小姐这位未婚妻最有发言权。至于沐家,沐伯父与我,恩同父子,怎么到了你嘴里,反倒说成是我害了他们,我这里有沐老爷子的电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给他,听听他到底对我狄风什么看法?对你杜诗音又是什么评价?”
杜诗音脸上阴沉的简直就要滴下水来,狡辩道:“你够了,别在这儿假惺惺的,显得自己纯洁无暇,我问你,你对我苦苦相逼,难道真是为了白川会窃取国家军事机密的事?我与那件事毫无瓜葛,甚至可以说,我之前跟他们,水火不容。你既然要查间谍,就应该去查白川会和杨家,关我什么事?你对我紧追不舍,不还是为了我们杜家的厚生经嘛?难道我说错了吗?”
陈师道听到这些话,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像是在等待我的答案。
我知道,无论杜诗音说了多少慌言,但这最后一句,却直中要害。
不错,我承认,我对杜诗音苦苦相逼,正是为了她腹中的那两块玉石,但她对杨家下手的时候,何曾不是如此。
她不顾叛国大罪,也要引得服部半藏神隐入华与我决战。引得正冈真一远赴长白山天池,妄图窃取我华夏真龙内丹。
中央警卫2
若我今日放了她,它日她依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找我的麻烦,想要杀了我,取出我体内的三块玉石。
既然你不仁在先,又怎能怪我无义在后。
因此,我笑着说道:“说起处心积虑,不择手段的想要窃取别家的家传至宝,你们杜家可是一直都走在前列的,今天怎么反而攀咬起我们狄家?真是贼咬一口,入木三分,既如此说,我狄某人也不辩白,不错,我此来的目的,第一正是为了抓你以正国法,第二也是为了五经合一,大道一统。避免五经世家的千年争斗和杀戮。至于你杜诗音,爱信不信。”
陈师道闻听此言,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又看向杜诗音。
我相信,他的心底,已然有了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