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上門狂婿 狼叔當道-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天衍圖之威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当时要不是因为考虑太多的事情,你觉得我会用混沌灭却阵来对付你们么?”
说到这里,鹤贯天脸上的怒容顿时消散,自信无比的说着:“虽然你实力不俗,但是在本尊面前,却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利用大阵困杀你,不过就是想偷偷懒而已!”
他的这番话,有一定的水分掺杂在里面。
毕竟灰袍人当时率领四大兽王以及瑶池仙子,这等阵容不说空前绝后,却也是令人望而生畏。
而且当时昆仑墟内的战斗局势,还不太明朗,鹤贯天也不想那么早就率领狂狮王等进行这种级别的战斗,所以便利用混沌灭却阵来个一本万利,将对手们都绞杀在阵法之中。
可惜就在瑶池要灰袍人等的脱困而献身时,昆仑墟深处异动传来,让他最后不得不收取阵法,前往异动源头一探究竟。
如果当时道主张道玄能够晚上那么一时片刻打开通往深处的大门,或许现在的局势也就不会像如今这般胶着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上門狂婿 愛下-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天衍圖之威閲讀
鹤贯天自信在当时只要瑶池一死,他便能够率领众多兽王,将灰袍人残部给诛杀当场,以此来消耗复仇者联盟的实力。
然后,天不遂人愿啊……
每每想到这里,鹤贯天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对张道玄的怨言也是要多大有多大!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天衍圖之威相伴
鹤贯天心里在想些什么,灰袍人并不清楚,同样也不想去了解,他现在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便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就在此时,灰袍人缓缓褪下披在身上的宽大袍子,将上半身彻底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将灰袍脱掉,将真实的面容暴露出来。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天衍圖之威展示
虽然五百多岁的年纪,但他的脸看上去却非常的年轻,眉眼间依稀看得到当年南宫无敌的影子,同样是那般的英气逼人。
鹤贯天看到这张脸,心中就厌恶非常,不过当看到灰袍人皮肤上那密密麻麻的线条时,整个人却是愣在了当场。
旋即,他不敢置信道:“天衍图?”
灰袍人笑了笑:“呵呵,倒也是有些见识,竟然知晓这东西!”
天衍图对于鹤贯天来说,那实在是了解的太深刻了,毕竟当年南宫无敌之所以能够抵挡他和道主两人的联手合击,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就是天衍图啊!
若非当时天衍图神威无双,让张道玄的种种灵宝神符毫无作用,同时也让鹤贯天的毒雾蛊虫无功而返,他们也不可能在昆仑墟中大战三天三夜了!
古往今来,还从来没有那个半步天人级修者能够以一敌二,可南宫无敌却是一个例外,要不是南宫无敌最后因为灵气枯竭无力维持天衍图的运转,说不定死的就是鹤贯天了!
而鹤贯天一死,张道玄估计也挺不过了多久,最终也会跟着一块儿退出修界的历史舞台。
将脑海中翻涌的思绪压下,鹤贯天出声质问灰袍人:“你竟然掌握着此等秘术,为何当时在混沌灭却阵中,不施展出来?”
之前在阵容,灰袍人等的情况可以用岌岌可危来形容,然而在那个时候,他却不施展这等玄功尝试着破阵,而是眼睁睁的看着瑶池决然赴死,这实在是有些让人无法理解。
灰袍人摇了摇头,随即满脸坦然的回答鹤贯天的问题。
“我不是你这等为了自己什么都不顾的人,当时之所以没有施展天衍图,无非是因为还没到时候,我知道瑶池前辈的举动一动会引来你的注意,我只要在最后一刻出手,势必能够打你个措手不及,只可惜最终却功亏一篑啊!”
他当时就是那么考虑的,想要利用瑶池自愿吸收阵法内混沌之气的场景来吸引鹤贯天的注意,然后自己在千钧一发之际在悍然出手,这样不仅能够救下瑶池,同样还可以给对手致命一击!
听完了灰袍人的解释,鹤贯天忍不住大笑:“哈哈,好深沉的心机,就城府这一块,你那死鬼父亲就远远不及你!”
灰袍人坦然道:“在我父亲绝对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不过是小把戏而而已,我的实力还远远达不到父亲那种程度,有时候心思深沉,倒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鹤贯天对他的话是十分不认可,鄙夷道:“南宫无敌那老匹夫要真是有你说的那么强,最后也不会惨死在本尊和张道玄的手里了,说什么绝对力量,那不过是无稽之谈!”
精品都市异能 上門狂婿-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天衍圖之威讀書
“既然你说的那么信誓旦旦,今天不妨就让我来领教一下高招,看看是你能够笑到最后,还是我能够快意恩仇!”
话音刚落,灰袍人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线条突然快速的蠕动了起来,最终在其胸口部位汇聚成了一个复杂的图案。
下一刻,一道淡淡的金黄从那图案上喷涌而出,将灰袍人的身躯包裹在了内部,从外面看去,俨然成为了一个金色的人形。
见状,鹤贯天心中一凛,脸上在也没有了刚才轻松的神态,如临大敌一般的盯着不远处已经被金光包裹的灰袍人。
在当年击杀南宫无敌后,张道玄和鹤贯天两人就天衍图的事情讨论了一阵,两人都认为这种法门远远超过了古往今来的许多神功宝典,哪怕是鸿蒙道馆的镇派神技,一气化三清都远远不如!
记得张道玄还怀疑过,认为这等功法绝非这个世界能够孕育,更不是修者能够推演,对此功的来历是大有怀疑。
奈何有关于天衍图的事情,他们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知道这三个字还是因为在交手的过程中,南宫无敌自己说出来的,所以根本就无法进行完美的推测,最后不了了之。
就在此时,灰袍人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的状态,化作一道金光,势如破竹的冲向了鹤贯天。
见状,鹤贯天不敢在浮想联翩,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对手身上,连忙调用体内的磅礴毒雾,在身前结成了一道道的屏障,试图阻拦横冲直撞而来的灰袍人。
天衍图乃是天道所化,其中蕴含着大道规则,纵然鹤贯天蛊术修为天下无双,但是在这等神功面前,也一样无能为力。
只见他布置出来的第一道毒雾屏障,顷刻间便被灰袍人装的七零八落,根本就无法形成有效阻挡!
破开了第一重的防御后,灰袍人去势不减,携带雷霆万钧之势,来到了第二重毒雾防御前。
这第二重的防御明显要比第一重坚固了许多,但他却连想都没想,抬起被金光包裹的拳头,重重的轰了过去。
“砰!”
一拳之威,打的虚空都是一颤,那黑雾组成的防御盾牌就如同是玻璃一般片片开裂,最终被彻底轰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