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四章 決定熱推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我有一座藏武楼
夏阳身边这五大高手,都是皇室从良家子中千挑万选培养出来的影卫。
每个人从五岁时便进行培元筑基,利用丹药,针法等手段,延伸拓展潜力。
其所修行的武功乃是皇室搜集来的秘本,跟随的师傅,也都是经验丰富的强者,更有皇室包揽一切修行资源。
除了武功高强,他们还都对皇室忠心耿耿。
毫不客气的说,夏阳一声令下,就算要他们立刻自裁,也会眉头都不眨一下就听命行事。
如此经过不断的磨砺,变强,选拔,最终形成一支只听从于大夏皇帝命令的影卫。
内中之人全都是江湖绝顶高手,无一弱者,堪比顶尖宗门以及世家的长老。
比起夏宏仍旧要利用毒药来控制手下的如意楼高手相比。
大夏皇室才是真正的底蕴丰厚,无人可及。
段毅手握龙渊剑,剑意深藏,心机圆融,渐渐打磨,愈显锋锐。
心中观想,宛若一片静湖,波澜不起,湖面上倒映出四周环境的点点滴滴。
而酒馆四方的高手,则如一条条金刚锁链,将他束缚在其中。
很显然,这些高手不但修为已经臻至绝顶,而且各个气机交融相错,彼此配合默契,或许还精通合击阵法,绝对不可等闲视之。
他脸色微微变化,明亮锐利的眼神宛若鹰隼一般扫过酒馆几个隐秘之地,让藏身其中的高手如被电击,脸色狂变,再不敢小瞧这个年轻人。
沉思片刻,最后看向戴着飞凰面具的大夏太子,夏阳。
对方气度沉静,显然这也是他最后的底线。
“好,既然太子这么说了,那么段某人就应下了,希望太子说话算话,不要让皇室蒙羞。”
夏阳藏在飞凰面具下的表情一厉,显然对于段毅之言很是不满。
不过随即放松下来,点点头,抿了一口御酒琼浆道,
“这你放心,天子金口玉言,绝无更改。
我虽非天子,也是太子,自然不会做出有损自己身份的事情。
不过我想告诫你一句,夏宏或许比我还会好说话,但是否可信,还要看你自身的判断。
若是你现在改变主意的话,我之前的承诺依旧有效。”
段毅越是自信,就表明他的实力越强,这对夏阳的吸引力也就越大。
一个君主,一个上位者,其实很多时候都很喜欢有才能的人,而且这种人越多越好。
只有麾下聚集这些文武,羽翼才能丰满,根基才能扎实。
尤其是在武道显圣,强者足以翻江倒海的这个世界,一个强大武者的作用更是不言而喻,他太想收服段毅了。
不过,夏阳的“一片好心”算是给瞎子抛媚眼,全白扯。
精品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藏武樓 txt-第七百五十四章 決定讀書
段毅没有说话,只是伸手示意夏阳可以离开,那些高手可以动手了。
夏阳叹息一声,带着些遗憾缓缓起身,握住玄铁重剑,几步间已经走出酒馆。
酒馆所在的大街上,空寂无人,宛若死域,两侧街道商铺关门,清冷的很。
蔚蓝的天空上,有一只被驯养的苍鹰展翅盘旋,不知是何方势力留下的后手。
而就在夏阳走出酒馆的数息时间,从紧闭的商铺角落窜出十来个高手将他护在中心,宛若众星捧月,每个人都是面沉如水,不苟言笑。
其中,一个明显是文人模样的高手面色严肃,带着些耿直之气建言道,
“太子殿下,今日之事您实在太莽撞了,那段毅虽是皇室后裔,但出身草莽,行事百无禁忌,若是有歹心,您便会处于极大的危局当中。
还请您今后行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万不能重蹈今日之覆辙。”
酒馆之内发生之事,他们都透过不同的角度看到,自然也清楚夏阳之所以妥协,乃是察觉到了危险,才让出这一步。
这让他们一群人都吓了一大跳,万一太子在这里有个闪失,一个都活不了不说,说不定连各自的家族,亲眷都要受到连累。
火熱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藏武樓笔趣-第七百五十四章 決定鑒賞
故而,这文士才冒着被夏阳厌恶的风险劝诫道。
实在是个人死不足惜,但太子万万不能有失。
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第七百五十四章 決定推薦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藏武樓笔趣-第七百五十四章 決定分享
夏阳点点头,目光柔和,对于自己这些护卫的心思很清楚,虚心接受道,
“本宫知道,只是可惜了段毅,若是他能入我麾下,为我做事,何愁大业不成?”
優秀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ptt-第七百五十四章 決定看書
身边的这群护卫都知道自家主子求贤若渴的心理。
段毅是皇室少有的在武道上显现出超卓潜力和实力的天才,殊为难得。
博得太子如此重视和喜欢也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再喜欢,人家不愿意也没用。
视线回到酒馆当中。
在太子夏阳走出酒馆的刹那,段毅便敏锐的感知到四方的高手忽然消失了两个。
气机无影无踪,显然是追逐太子夏阳而去。
剩下的三大高手,便是夏阳留给他的对手,每一个都未必会弱于白莲教的赤面天王。
面对这三大高手,他若是能胜,自然可以安然的走出这个酒馆,同时安全的从镇北王与太子之间的争斗中抽身而走,若是败了,自然一切皆休。
但,段毅会败吗?
自从在狭长小道中一对一正面击败张青山之后,段毅的无敌大势便彻底养成,无敌之心也彻底铸就。
在他眼里,天下没人能击败他,哪怕是三十多年前的应我求重生,也不能。
白皙修长的右手手掌缓缓握上七星龙渊冰凉中带着金属质感的剑柄,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动用这柄上古神剑了。
剑意缓缓外散,身上涌动着一股撑天立地,高拔万仞,犹如无上天神一般的绝伦气机。
猛烈当中蕴藏一缕纤柔,挤压的空气咕噜噜作响,如水被煮沸一般。
虚空当中,无形的元气仿佛被段毅所同化,汹涌若潮水,化作奔流涌向各个方向。
正是天地之力为其所用。
嗡嗡嗡鸣过后,整座酒馆开始不断的散落,撕裂,粉碎开来,洒落一地的酒水在短短时间内挥发蒸干。
“喝!”
三人中功力稍显薄弱的一个终于掩藏不住身形,从黑暗中走出,如临大敌的望着段毅。
他大约四十岁样子,面容清瘦,目如藏星,长发被一条丝带缠住,整个人显得精强干练。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手中则持着一柄足有一人高的巨型战刀,杀意丝毫不曾掩饰。
看到这人的刹那,段毅立马认出,对方就是刚刚开口警告他的那位刀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