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討論-一千五百四十三 嚴厲的郭瑾相伴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东汉末年枭雄志
盐铁专卖是魏帝国熬过困难时期的重要财政保障。
在郭鹏统治初期,盐铁专卖得来的钱为帝国的稳定和扩张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时至今日,在郭鹏打通海上路上两条大商路的前提之下,魏帝国的经济也有了长足的发展,农业生产完全恢复,进一步提升,盐铁专卖带来的收益已经渐渐不是魏帝国财政的支柱。
当然,一样很重要。
“这一次,你们的证据搜集的如此详细,应该也对这些私盐团伙有一些了解,对吧?”
郭瑾盯着郭朝东。
郭朝东立刻点头。
“限于我朝官道上严格的关卡,私盐团伙难以跨地区贩售,往往都在本地兜售私盐,如今,各地临淄营组织已经派人加入到了三十七个私盐团伙之中,若陛下下令收网,我等可立刻收网。”
收了网之后,就能审讯幕后主使,然后连根拔起。
郭瑾知道的。
但是他还有点不满足。
“才三十七个?范围那么广大的话,应该不止三十七个私盐团伙吧?”
“的确如此,但是时间有限,各地临淄营组织也有无法及时渗透的,但是对于他们的动向还是多有掌握的,若陛下下令,一举捣毁七十个左右的私盐团伙不是难事。”
郭朝东如此说道。
郭瑾这才稍微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还不太多,但是比刚才多了,这一次,你们临淄营办的不错,事成之后,潜伏进去的细作要重赏,参与其中的临淄营密探也要赏赐,行了,收网吧。”
郭瑾眼中寒芒点点:“临淄营人手不够,就让地方警察加入一起帮忙办理,我倒要看看这个盐务司已经烂到了什么地步!”
“遵旨!”
郭朝东顿首,立刻下去安排了。
临淄营没有明确的首脑的前提下,中央局局长就是大家默认的副指挥使,郭朝东秉承郭瑾的意志,替郭瑾传达最高指示,本质上已经开始执行阎柔的职责,只是没有那个职权罢了。
现在,既然皇帝已经下令了,那么还等什么?
收网!
郭朝东把郭瑾的命令快速精准的传达到各地方临淄营组织手中,地方临淄营组织立刻开始了各自的行动,或者按照细作的指示发起行动,或者根据之前探知的情报发起了行动。
地方临淄营组织人手有限,大部分不能暴露身份,所以行动的主要力量就是当地的警察队伍。
警队的调遣需要县令或者郡守的许可,决定调动的时候,就算是拥有事后处置权的地方刑部也不能干涉。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当临淄营行动的时候,警队必须无条件配合,行政长官必须签署出动命令,不得干涉,刑部也不得过问。
这是皇帝的命令,皇权的延伸,行政长官和刑部怎么能干预呢?
行动的时候,地方临淄营首脑手持令牌找到县令或郡守,县令和郡守必须立刻签署出动命令,然后出动警队协助办事。
临淄营从最早的秘密组织一路发展壮大,立国之后已经渐渐不能隐藏自己的存在,必须转为明面上的官方机构。
官员们已经都知道这是个听皇帝命令行动的特务组织,但是临淄营到底是怎么运作,怎么行动,有何等职权,他们知道的并不多。
如县令和郡守知道,一旦有人持临淄营令牌要求调遣警队,必须无条件配合,不得搪塞干涉,临淄营要做什么,也不得过问。
其他的他们就不清楚了,比如临淄营办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权,组织机构在什么地方之类的,这些都是不知道的。
一如眼下,不少郡守或者县令被要求签署出动警队的命令去办事,但是具体办什么事情,他们不得而知。
等各地方都传来大量私盐贩子被逮捕的消息之后,这些地方官员才恍然惊觉——皇帝对私盐贩子们下手了!
兴元五年三月底,临淄营对潜藏在社会表面之下的私盐团伙全面收网,一举爆破了七十三个私盐贩售团伙,逮捕超过两千人,行动中杀死数百人,打出凶名赫赫。
有人在贩售私盐这样的事情,由于发生次数不多,发生范围不广,那些中饱私囊的官员和团伙行事低调,所以相当多地官员对此还不得而知,骤然听说皇帝对贩私盐的人收网,还相当惊讶。
有人贩私盐?
官盐不差啊,而且也不贵啊,怎么贩起私盐来了?
有些事情只能用贪婪来解释,或者也可以说,只要盐铁专营还存在一天,必然会有贩私盐的人存在。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帮人被逮捕了。
然后被押往洛阳交给司隶校尉部严格审讯。
皇帝下令,无论如何也要从他们的嘴里掏出有用的消息,把他们的上线一网打尽。
于是程昱再次大显身手,仅仅三天,就拷问死了五十多个私盐贩子,利用从他们嘴里掏出来的情报,构建出了一条一条的犯罪网络讯息。
很显然,这是一起官员腐败带动商人腐败,双方协作一起挖国家墙角的恶性事件。
由于盐专卖的收入对于目前的魏帝国来说依旧比较重要,郭瑾认为无论如何不能宽恕这些人,拒绝了刑部提出的量刑建议。
他下令把这些私盐贩子的领头者全部处斩,连带家人也一起处斩,以儆效尤。
贩卖团伙可以免死,但是连同家人一起发配为苦力,前往平州、漠州、云州和交州等地进行苦力劳动,大赦天下与他们无关,他们从生到死都是苦力,不得宽恕。
一口气惩戒两千多人及其家眷,波及上万人,规模很大,执行起来有一定难度,但是为了防止盐政败坏,形成对民间的威慑,郭瑾坚持要执行如此严酷的惩治方案。
对下游执行者的惩戒结束了,对上游发起者的惩戒才刚刚开始。
整个盐务司从上到下被临淄营摸了个透,然后开始对盐务司犯官和犯事商人的大肆抓捕。
司隶校尉统领范围内的交给司隶校尉的法卒们逮捕,外地的则交给地方警队进行逮捕,押送到洛阳交给法卒处理。
一石激起千层浪,犯罪人数最多的河北地区盐政官员几乎被一扫而空。
有些人消息灵通,知道这一次皇帝是来真的,绝无活命的机会,于是试图逃跑。
但是在魏帝国严格的地方网络之中,他们纷纷被抓获。
也不是没有聪明的,手脚最灵活的一个甚至已经跑到了海上,乘船避难,试图逃亡,结果被临淄营协调水师出动战舰跨海抓捕,一样给抓了回来。
这部分官员和商人没有一个得到宽恕,全部处斩,家人被剥夺权利发为苦力,遇赦不得归。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ptt-一千五百四十三 嚴厲的郭瑾展示
从兴元五年三月到兴元五年六月,三个月的时间,盐政系统被郭瑾整理了一个遍,清洗官员人数达二百三十七人。
他们的全部土地被没收,收归国有等待进行再次分配。
这还不算,郭瑾觉得对于那些贪小便宜购买私盐的人也要加以惩戒,处以一定数量的罚款,以此震慑平民百姓,告诉他们谁敢买私盐就要付出代价。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東漢末年梟雄志-一千五百四十三 嚴厲的郭瑾閲讀
棒子不敲到头上就不懂得畏惧,居然敢买私盐扰乱市场,不惩戒一下他们就不知道律法的威严!
贪小便宜是人之本性,郭瑾则认为,如果贪小便宜的惩戒比小便宜本身带来的利益要重得多,那么自然也就没什么人敢于去贪这个小便宜了,所以惩戒是必须的。
对此,朝中部门官员觉得这有违郭鹏时期定下的宽仁为政之道。
他们觉得如果要惩戒平民,未免波及面太广,而且容易引起民间的恐慌。
这恐怕会带来一些让地方官员感到头疼的事情。
比如民间聚众闹事集体抗议什么的,这会让官府感到十分头疼,难以妥善应对。
郭瑾则认为不是这样的。
他召开了国务会议,在会议上措辞严厉。
精品都市异能 東漢末年梟雄志 線上看-一千五百四十三 嚴厲的郭瑾
“太上皇开国之初,国朝百废待兴,民众穷困,亟待休养生息、藏富于民,经太上皇十三年励精图治,四海升平,百姓殷富,现如今,早已不是开国之初的境况了。
孤以为,乱世重宽容,弛世用重典,当今天下,早已不是乱世,盛世初现,正是应当用重典治理天下之时!而不是持续用宽容仁政无限制的宽恕民间犯罪之人。
先汉文帝景帝时,用黄老学说,行无为而治,与民休息,固然为先汉积累国力,但武帝初,政令不出三辅,豪强遍地,游侠丛生,民间豪侠说一句话,比官府还要有用。
官员就任,第一件事做的不是体察民情,而是去拜见当地豪侠,以求庇护,如果与豪侠为敌,豪侠甚至会当街杀人,屠戮官员,这样的景象,难道是你们想要看到的吗?
与民休息固然有用,法度更不可乱!无时无刻,都要展现朝廷的存在,无时无刻,都要让万民知晓,谁,才是说话算数的那个人!给孤推行下去!不得有误!”
郭瑾大手一挥,强制要求地方官府执行自己的命令,皇帝诏令四散而出,从洛阳向各地方传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