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1mi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美漫喪鐘》-第2420章 指向太空相伴-khvyu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现金/点币等你拿!
小镇仓库里,托尼看着彼得的手术结果,不忍地扭过了脸。
“你是怎么把它的脑浆从耳朵眼里弄出来的?现在还结冰在头发上了,即便是古埃及人也知道,制作木乃伊的时候要从鼻孔取出大脑。”
这次,换我来追你 时月间
钢铁侠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把尸体从冰柜里取了出来,嫌弃地放在一旁地上检查。
英雄聯盟之絕對信仰 醬爆茄子
梦里挑灯看你 戏春秋
“不是我,我只是打开了她的胸腔和腹腔,想要找找它的死因。”彼得连忙摇头,他也觉得有些恶心了,就像是草莓酸奶粘在了这具尸体上,还散发着古怪的腥味:“我离开的时候,它还不是这个样子。”
托尼抬手释放了一道光栅,让它来回扫描尸体的各项指标,他的钢铁战衣就是移动的实验室,虽然生物学方面是薄弱了一些,但能联网大厦内的数据库,很多问题都变得简单。
几秒之后,钢铁侠就得出了结论。
“它死于流感,我检测到了病毒,对,就是你能自愈的那个病,说起来还真像是老科幻电影里的东西,火星人入侵地球然后死于感冒?”
“那电影我看过,而且觉得也挺真实的,体内没有抗体就会这样。”彼得背对着尸体和钢铁侠,他的内心充满了对死者的抱歉,但他真的没有侮辱尸体,手法也是从网上学的,绝对标准:“在没有发明抗生素之前,人类死于流感的人也不少,先是打喷嚏和咳嗽,接着发烧转肺炎,最后内出血感染,并发败血症。”
“所以你解剖尸体的时候没有切开它的肺,我都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工作,只是把每个器官取出来,接着拼回去?这可不是严谨的科学态度。”
托尼严肃地教育着孩子,不过停顿了一下,又给彼得找了个台阶:
“不过生物学本来就不是严谨的科学,你还是跟我学物理吧,等你毕业了不如来斯塔克集团实习?”
超級復制系統
他图穷匕见,想要把蜘蛛侠引上‘正路’,他最讨厌的就是生物学家了。
“斯塔克先生,我现在只是个中学生,记得吗?”彼得掀起面罩露出下巴,展示了只有淡淡绒毛的嘴唇周围:“我还想上高中,然后上大学,每天还要打工赚钱。”
“啧,也是,你还得赚钱养家,比我的童年要辛苦得多,要知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算了,有些事情不适合给你听。”托尼差点脱口而出自己当年你的光辉事迹。
但想了想,觉得不太合适。
重生之傳媒大亨
总不能说自己中学时期就开着跑车满洛杉矶炸街,还包养了学校里外的好多美女,喝酒嗑药样样来吧?
无视了蜘蛛面具上透出的好奇眼神,托尼又把尸体塞进冰柜里,准备打包带走。
他脱掉战衣,让贾维斯遥控战甲扛冰柜离开,随后自然而然地岔开了话题:
“现在我们手里有了真的线索,也许能顺藤摸瓜找到那些外星恐怖份子了,我让战衣先把冰柜送去给幻视仔细检查,你有什么想法和思路没有?比如,假设你是个坏坏外星人,在邪恶计划曝光的如今又会怎么做?”
彼得走来走去,又倒挂上天花板思考,他像是钟摆一样来回晃荡了一会,给出了一个猜想:
“如果是我的话,也许会彻底潜伏起来?等待机会。”
“嗯,不错的想法,从网上流出的视频来看,对方有一艘飞船,四五十号人手,硬拼肯定不是我们人类的对手……但目前还没有监测到有任何飞行器离开地球,这些外星野兽应该还在地球上。”
托尼摸着自己的小胡子,从口袋中取出一根雪茄来修剪着。
蜘蛛侠得到了铁人的肯定,心中有些小雀跃,他进一步提出了自己的假设:
“它们会不会藏在下水道里,或者……不,我收回这些话,它们应该会选择更加卫生的环境,它们害怕得病,但同时要吃土充饥,斯塔克先生,你知道哪里有干净的土吗?”
官场迷情 书生雄鹰
惡之破碎 懶惰的老胡
“沙疗SPA,情趣用品商店,医院,或者任何真空环境。”
托尼不假思索地举出一大堆例子来。
班弄是非之醉舞江山
“是的,先生,我认为应该找人盯紧对空雷达之类的东西,现在外星人坏蛋们的长相都曝光了,全世界人都知道了它们的存在,你之前提到的那些地方,对它们来说都会被认为不安全,它们应该会去外太空的真空环境中觅食。”
“不错,你的聪明劲很有我当年你的风范。”
托尼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给罗迪打电话,战争机器可是他的好哥们,还在空军供职。
“嘿!说你们呢,为什么在我的仓库里?!”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人,穿着邋遢,手里拿着双管猎枪,身上还带着酒气:“我从白天就注意到好多人来这里,只不过当时喝太多动不了!没想到我睡醒了你们还在!好大的胆子!”
从这里就能看出孩子跟成年人的区别了。
面对枪口,彼得立刻翻身落地,举起双手让对方别激动,而托尼选择让对方更激动。
小胡子的男人对电话那边说了声稍等,然后行云流水般掏出支票本:“我是托尼·斯塔克,你的仓库,还有里面这些破烂全算上,一共多少钱?我买了。”
果然,男人激动得枪都拿不稳了,敌意更是瞬间消散。
…………………………….
半小时后,月球,阿提兰。
苏明手中拿着一盘录像带,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盘带子上有源源不断的黑烟冒出来,就像是某种不详或者诅咒。
就是那种,把它塞进录像机后,就一定会有不可名状的肉块和触须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那种。
都怪韦德,因为没有人愿意给他当摄影或者剪辑,他和外星邪神仿生人的‘大战’只能变成了自拍,他还说什么为了艺术感,必须使用传统的胶卷。
当时苏明懒得理他,只是取出了许多泰瑞根水晶当作布景,装点了一张大床就离开。
可没想到死侍动作是快,就是成品好像太危险了……
“怎么了?表哥,难道你还没看吗?”把碧池级仿生人都玩散架了的死侍,这时叼着烟从厕所回来:“里面还有我蜕皮的经典片段,快看看呗,对了,我刚才拉屎的时候就在想这段戏缺少了什么,原来是少了配乐,你要配吗?”
苏明闭上了眼睛,把手里的录像带丢给斗篷,让它直接送到赛普尔克去让副官处理,随后才仰天长叹一声:
“不,我不配,我甚至都不配欣赏你的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