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 ptt-第167章 土崩瓦解鑒賞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吾等就这样被刘伯升所擒拿,被分开审讯,无奈只好道明身份,但只说是奉宗主之命去辟除刘秀的。”
“后来刘伯升又来亲自释放告罪,说是其弟犯法避吏而走,听到有外来口音入县中,便多了几分警惕,不料竟是抓了自己人。”
这便是第五福叙述的遭遇,听完之后第五伦冷笑,什么自己人?刘伯升不愧是郡中驰名的豪侠,这是真正的黑道大哥做派啊。
根据描述,整个白水乡……不对,是整个蔡阳,都被经营得如铁桶一般,其宾客门从遍布各驿,只要有外来人,根本瞒不过刘伯升的耳目,县中子弟轻侠,也都听其号令。
这一幕真是眼熟啊,现在临渠乡也一样,从啬夫、三老、亭长到任何一个驿站,都是第五伦安插的人,经营得水泼不进。
反思这趟过于急切的行动,这就好比有人派十几个人去临渠乡,想要绑架第五霸一样,强龙还不压地头蛇,隔着一千多里,去别人地盘上当然只有吃瘪一个结果。
为乱世做好准备的,又何止是第五氏一家呢?只是身处京师圈,加上县中还有邛成侯等大姓,第五氏势力扩张也有上限。
但舂陵刘不一样,他们本就是蔡阳当地百多年来最大的豪右,如今又出了刘伯升、刘文叔这对兄弟。一个进取一个守成,听说还开始响应前队郡大尹的号召,练武装民团“以备绿林”。
最后,刘伯升将第五福和门下吏统统礼送出县,还赠送了厚礼,表示只要弟弟回来第一时间,会告诉第五公知晓。
这次手下人吃了亏,都有些不太服气,第五福仗势欺人习惯了,咬着牙请求第五伦,让人去向严尤告状,就说舂陵刘氏谋反!灭了他全家几千口人!
小孩子之间打闹输了,哭着请大人帮忙找场子?且不说第五伦和刘家并未撕破脸,与刘秀还算“故友”。就论严尤的正道做派,没证据他是不会信的,加上大军已经开拔南郡、江夏,正在围剿绿林,无暇他顾,就算严尤想管,都不一定奈何得了背后的刘家,直接逼反一串前队豪强,最后吃亏的指不定还是严尤。
“先放平心态,做好自己的事吧。”话虽如此,但第五伦的眼睛,是绝不会再从舂陵刘氏身上挪开了,这真是极有力的竞争者啊。
一连串的坏消息中,也有一个好的,这次和马援他们一起来冀州的,还有第五伦先前遣去西海郡设法营救第八矫的郑统。
前几个月,当郑统等数十人费劲千辛万苦,走到金城郡时,才得知西海又发生了羌乱,全郡皆没于卑禾羌,连郡大尹都死了,现在没有几千人,怕是到不了西海城。
羌人作乱可比普通盗匪流寇狠多了,他们遂只能折返。好在没了音讯许久的第八矫,终于托人带了信回临渠乡。
原来第八矫在羌乱之际,和郡中豪杰往北遁走,从祁连山口过乌鞘岭,去到了张掖(武威郡),受了点小伤染病难以远行,只能滞留当地,如今被大尹窦友辟除为吏,安顿了下来养病。
“人没事就好。”
河西尚安,而窦友乃是窦融的族弟,能攀上交情,第五伦顿时大为放心,让第八矫身体好了再归。
换了过去,皇帝王莽失了西海,凑不齐他的四海之内莫非王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现在的大新对外政策,已经从无比强硬,变成了一怂到底。
与匈奴的交战停了,派了王昭君的侄儿镇守边塞,只怕是想恢复和平。可胡人看透了新朝的色厉内敛,侵犯边塞越发频繁,王莽也放弃征服句町,但句町为了血仇不肯服软,几万人耗在南方不能抽身。
加上西海羌人复乱,这内忧外患,真是一个不少。新朝已然是一脸死相,第五伦觉得,天下土崩瓦解。
“只怕真就在两三年之内了!”
……
和久久未见的妻子一诉衷肠后,第五伦才前往邺城外的军营,看看马援与他的茂陵小老乡、白马少年耿弇如何了。
这种心高气傲的少年,还是得由前浪教训一番,才能稍稍低头啊,第五伦心里的剧本,是让马援收拾收拾耿弇挫挫其傲气。
抵达后,才发现被自己暗骂作“补刀曹掾”的耿纯已先到了一步,站在门外笑着。
第五伦过去问道:“如何,二人打起来了?”
耿纯一指营房:“正在里头饮酒。”
这是一见如故,把酒言欢了?剧本和第五伦设想的不太一样啊。
耿纯摇头:“这二人啊,明明是同郡乡党,都有任侠尚武之名,可脾性却不太对付,真好似仇人,却是将能比的都比完了,现下只能比酒量。”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时候,营房里叫好声传了出来:“好!马公已饮五斗!”
“耿君,你倒是继续喝啊!”
“一盅,再来一盅就平了。”
“酒盏都递不进嘴里,耿郎君醉了!”
“他趴案几上了!”
“这一轮是马公胜了!”
“快,扶住扶住,别让马公也倒了。”
“都松手,我没醉!”
随着一声醉汉的标准话语,营房被重重推开,却是鼓着肚子,满脸红润的马援走了出来,他见到了第五伦,顿时露出了喜爱的笑:“伯鱼贤弟,别来无恙!”
第五伦哭笑不得,大哥,辈分都弄错了,你还没醉?
马援却不管,揽着第五伦,用小拇指点着营房里喝多了趴案几上酣睡的少年耿弇道:“老夫走过的桥,比他行过的路还多,小儿曹想要胜我,十年……不,二十年后再说罢!”
说着竟抱着第五伦打起了鼾,连忙让人搀扶去睡起来,耿纯那边,瞧了瞧从侄,也只是喝多了后,笑得肚子都疼了。
这时候,赵尨等军吏也围拢过来,跟第五伦七嘴八舌说起了马援和耿弇比拼。
“先比了盗骖,马校尉也是一圈就得手,与耿郎君一样。”
“耿郎君不服,二人再比骑射,马公不及耿郎君。”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新書討論-第167章 土崩瓦解推薦
第五伦颔首,马援喜欢持白刃近战,弓术连万脩都比不上,更别说骑射了,但二人就这样卯上了。
“然后就是比手搏、角抵……”
这个都不用听,肯定是马援胜,第五伦扛不住他三个回合,军中也无人能胜之。耿弇虽然年轻,但经验上却被行走江湖多年打过无数场架的马援碾压,连输两场。
接着是射弩,耿弇却又找回了场子。
总之一天下来,二人将军中能比的都较量过一遍,只能耍耍酒量了。
结果是马援险胜。
这下,他们竟是打了个平手。
按理说,这应是不打不相识,豪杰惺惺相惜才对。但二人睡到次日清晨才起,第五伦设宴席,昨天还跟他称兄道弟的马援坐在东席,而耿弇在西席,眉目对视之间,亦是火花碰闪电。
耿弇依然不服马援,而马援也好似把耿弇当一匹小野马,卯足了劲想驯服他,不肯服老,最后只拿酒量与之打平,说出去都丢人。
耿纯是那种嫌事不够大的性格,嚷嚷着让二人继续比拼,但投壶、六博之类的小把戏,马援、耿弇都看不上,总不能让两个武人坐下来聊诗书谈说经吧?
眼看气氛微妙,第五伦却拊掌笑着提议道。
“其实军中之事,还有一样二位尚未较量过。”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新書 起點-第167章 土崩瓦解熱推
二人目光看过来,第五伦道:“那便是将兵!”
第五伦让侍从都退下,只留亲信几人,才道:“也不瞒诸君,魏地之患,东有赤眉别部,北则是钦口山贼,贼人多次劫掠官吏铁器,使得邺城与西北三县交通几乎断绝。”
“我决意在入秋前,剿灭此贼!”
第五伦扫视众人:“届时马校尉将一营,伯昭将门虎子,可愿为我郡参军,亦与赵贼曹同将一营,共击贼人?事后论君等斩获功勋,可分高下。”
耿弇也不傻,笑道:“第五公莫非是想要故意激我,让我不要再拒绝辟除?”
你瞧,你说话怎么和你从叔一般直率,第五伦还没说话,倒是马援在那做了老阴阳人:“其实,魏地,倒也不缺一夫之勇。”
不说这话还好,耿弇一听哪还能退让,这十八九岁的少年郎当即起身道:“耿弇在北方亦常于都试观兵,愿试为郡参军!”
他年轻好玩,就当是一场游戏,大不了,比完了再辞嘛!
“得二君之助,如虎添两翼矣!”
第五伦持酒敬与二人,而等宴席之后,又告知了马援、耿纯一个昨夜才得知的大消息。
“更始将军的幕僚冯衍,一如我所请求的,改了新秦中猪突豨勇的路线,彼辈已启程东行,再过两月,便会经由上党,进入魏地。”
耿纯顿时了然:“上党与魏成郡之间,最近的路是滏口陉,途经涉县……”
而涉县,正是武安李家控制的西北三县之一!
耿纯顿时了然,第五伦都不必请求廉丹派兵剿贼,只需要稍稍运作让新秦中猪突豨勇改变下进军路线,当他们路过涉县时,魏成郡刚好也在剿山贼,既然前路为贼所阻,而当地大姓李家从贼叛逆,那别无他法,只能一起加入战斗呗!
更妙的是,届时更始将军、太师这对卧龙凤雏十余万大军云集中原,李家费尽心思勾搭的刘姓赵王后裔,只怕也不敢妄动,毕竟是十几万王师啊,战斗力不强,破坏力极强,谁也不愿意这时候冒头。
第五伦定下了作战计划:两个月内,将正卒练到两千,再征召两千辅兵……
到时候万事俱备,只欠西风。
“君游率着猪突豨勇抵达之日,便是我一统魏地之时!”
……
而四月下旬,当东征大军抵达洛阳之时,更始将军的幕僚冯衍一路随军,却见一切都如几年前北征前夕一样:士气低落行军速度极慢,壮丁衣不蔽体,而王师所过放纵,百姓遇之如遇贼,纷纷关门闭户,如临大敌。
王师出征,寸草不生啊!
“如此之兵,如何能战?”
而这次的战争,可不像北征一样,让主战派韩威送死就能停止的,内战是不平不休。
冯衍遂瞅准时机,在更始将军廉丹也满脸忧虑时,对他规劝道:”将军以为,此役胜负如何?”
廉丹心里没底,嘴上却很硬:“赤眉虽有数万之众,但当年翟义作乱,可是纠集了十余万大军,纵横数郡,声势比赤眉更大,还不是被轻易平定,过去是陛下没有重视,如今遣王师出征,此役必胜!”
冯衍摇头:“将军可曾听闻,汉武帝时,有土崩瓦解之说?”
廉丹不知,冯衍遂道:“何谓瓦解?汉景帝时,吴、楚七国之乱是也,七国谋为大逆,号称万乘之君,带甲数十万,威足以严其境内,财足以劝其士民,然而,却不能西攘尺寸之地,而身为死于亚夫将军之手,何故也?并非是他们的权威弱小,而是因为,当是之时,汉文帝的德泽未衰,而民众安土乐俗,不愿意从逆。”
“当年翟义之叛,亦不过是瓦解之势,天下仰慕安汉公德泽,而对汉家绝望死心,任何复汉的举动,乃是逆势而行。所以大司空王邑才能瞬息平定翟义,将其肢解。”
廉丹默然,复问:“何谓土崩?”
冯衍道:“我举一个例子,所谓土崩,秦之末世是也。那陈胜吴广,并非千乘之尊,手无尺土之地,血脉上,也不是什么王公大人名族之后,没有乡曲之誉,非有孔、墨、曾子之贤,陶朱、猗顿之富。”
“然而他们起于穷巷,奋于棘矜,在大泽乡偏袒大呼,竟然使得天下从风,终亡秦族。这是为什么呢?乃是秦时人民困乏而主不恤,下怨而上不知也,俗已乱而政不修,这都是陈胜能举事的缘由。”
“所以,天下之患不在瓦解。”
冯衍抬起头,目光深邃:“而在于土崩!今日之世,已非十余年前的瓦解,而是土崩在即!”
“新室之兴,英俊不附。而今海内溃乱,豪强二千石暗怀乱心,都在坐观将军成败。”
比如那个让他帮忙改新秦中猪突豨勇行军路线的家伙,冯衍知道,第五伦显然不如表面上那种忠。
“朝廷常剧秦美新,殊不知在百姓眼中,官府已如秦吏,赤眉绿林,就如同陈胜吴广,将军以为,自己和太师,是章邯么?”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廉丹的才干,大概跟王离差不多吧……
冯衍乘机道:“所以,臣方今为将军计,与其匆匆与赤眉交战,军覆于中原,身膏于草野,功败名丧,不如……”
廉丹看着冯衍:“不如怎样?”
冯衍下拜稽首,说出了自己大胆的想法。
“将军莫若拥兵自重,屯据于定陶睢阳,镇抚吏士,砥厉其节,再纳梁地雄杰之士,询忠智之谋,以待纵横之变!”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新書 txt-第167章 土崩瓦解
廉丹骇然起身:“你是要我,背叛陛下!?”
……
PS:第二章在13:00。
第三章在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