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d16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13崛起之初展示-h9vps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巴掌大的无绳电话就沿着光滑的瓷砖地面嗖嗖的滑了过去。
对方三个越南人中的一个,便蹲身下去。就在这时歪比从背后摸出枪来,大步往前对他就扣动扳机,同时吼道:“全特么跪下。”
砰砰砰砰——四枪连珠响起。
弹壳叮当落地。
那名劫匪脑浆迸裂的同时,另外两个绑着人质的劫匪居然将人用力一推,撒腿就跑。
原来他们就一把枪。
白俄们随即扣动扳机,准确的打断他们的四肢。
追上去时,一个白俄用力拍拍歪比的肩膀:“不错。”
宅门弃妇 华卿
歪比身子忽然一软,但很快站直了。
从日据时代过来的混混没那么多矫情。
他气势汹汹走到死去的劫匪面前,对他身子一脚又一脚,享受着远处的人们敬畏的目光大骂道:“扑街,冚家铲,就你们也玩狠呀?大佬我砍人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喂。”韩怀义喊道。
“边个?”歪比一愣,赶紧捡起电话,大佬气势全无的说:“韩爷,搞掂啦。”
“有活口?好,去看看挨枪的那个市民有没有救,有救就立刻救,我给钱。如果死了,去安抚他的家属,我会安排人过去。”
“好,好。知道了大佬。”
“先忙吧,做的不错。枪法在哪里练的?”
“。。。不敢瞒韩爷,小时候在湾仔码头跟着爷叔跑货,也杀过几个日本人。后来爷叔为保护我死了,我就没人要了,就成这样了。”
“哦?”
重生之——你们·不要来烦我! 喜也悲
“大佬,我不敢和你撒谎吹牛呀,那几个日本人的肩章都还被我藏着呢。”
“好,知道了。”韩怀义放下电话,对一直安静下来的一桌人道:“抓住了,万墨林啊,安排人过去时记得把歪比带来给我看看。”
强吻99次:老公,别太坏 夜夕月
“好呀,这小子也算是得到机遇了。”万墨林笑道。
“那也是他自己争气,不过接下来如何,我还得看看。”韩怀义笑道。
以他的地位,见歪比等于是皇上见草民。
他纯属于半开玩笑半奖励的心态。
但这种事对歪比却不同。
这货立马窜去屁颠颠的了解情况,发现那个市民居然还有救,他立刻咋呼医生救治,告诉他们这笔钱韩爷会出。
大家都看到他刚刚杀人如麻的模样,也晓得他是跟着韩家做事的,都一一照办。
不多久警署有人来,但两个越南佬都受枪伤暂时走不了。
于是警署的人便也只能先等着做笔录。。。也就在这时,歪比忽然发现里面一个警察有些面熟。
这里是九龙啊,但是那个人他却在英租界那边见过很多次,并且他记得对方是出来混的。。。
歪比现在攀上大佬了,挺自信的。
要是弄错,应该也无妨,要是弄对,老子又立功!
想到这里,他就做了个决定。
咔——歪比嘻嘻哈哈去和白俄招呼同时,忽然用枪顶在了对方脑袋上:“扑街,韩爷早算到你们要来!装军装?你当这里是哪里!”
重生之都市仙尊
对方。。。
白俄本能掏枪,配合他第一时间摁住对方五个警员。
结果,对方真尼玛是假的!
因为他们才摁住他们,就有九龙警署的人抵达,李鬼遇到李逵,白俄们都炸了,扣住那几个货就是顿海扁。
对方袖里的刀,腰间的枪,都没来得及动,就给弄成猪头。
九龙警署也是大怒,就地找个角落对他们审讯。
几分钟后,警察跑来问白俄:“请问可能联系上韩先生?”
他们是想通过韩奉武向韩怀义汇报个情况的。
白俄才是韩家心腹嘛,所以他们忽略了这会儿憋边上的烂仔歪比。
军装嘛,怎么会看得起这种小扑街?
情敵變成了我的貓怎麽辦在線等急 雨田君
结果白俄道:“嗨,弟兄,他们要找韩爷。”
“找韩爷呀?”歪比走来:“周sir,你早和我讲呀。”
他还挺有情绪的,顺便道:“那个扑街也是我打死的,要不要抓我?”
紫詔天音 步非煙
“你。。。”
“发生什么事,我转告韩爷。”歪比见好就收。
被他称为周sir的九龙警署重案组长周福财见白俄都认可这厮,只好和他汇报起来,同时心想这个烂仔真攀附上韩家了?
而歪比听完情况,立刻作色:“他们这是在耍月生爷叔,也是在耍韩爷!”
说完他就摸出手机打去。
“喂。”
“韩爷,刚刚有列军装来了解情况,但我发现其中一个在那边做事,我就冒险用枪逼住他们,然后九龙的周sir正好赶来一起帮忙,现确定对方是被安排来要灭口越南人的。周sir现在已问出情况。”
歪比说到这里,将电话递给周福财:“别说我不够意思,你自己汇报给韩爷,让他记得你啊。”
韩怀义在电话里听的清清楚楚,都无语,嗯,还会做人情。
不过这小子真的查获了假军装?
周福财感激涕零的对歪比点头,以后你不是烂仔,以后你就是我亲生兄弟。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看文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然后他接起电话:“韩爷,卑职是九龙警署重案组长周福财。事情是这样的。。。”
这个时候,电话里传来敲门声,有人讲:“韩爷,马会的杨洪忠要见您。”
哦?不就是周福财汇报的那个人么?
韩怀义示意让他进来,而后对电话到:“阿才,你确定。”
“卑职确定,需要卑职现在过去吗?”
“不必,你和阿歪在那边等我。”
“是,韩爷。”
新房客和活死人(1∕14第二季)
电话挂断时,歪比接来,抱怨道:“阿sir,我让你和韩爷说话,你都不让我和韩爷说再见,不够意思啊。”
换在之前,他敢和周福财这么说话,周福财大嘴巴抽死他。
此刻周福财却赔笑说:“阿歪,过去呢,我们虽然认识,但大家不是一条路,但我一直很欣赏你会做人啊,这样,以后有事你直接找我。”
“我只想搵你饮酒,我现在走正道,跟着韩爷做事不会弄什么下三滥,就怕你不给面子。”
“好啦,大家过去不熟,以后熟了,我今天欠你个人情,行吧。”
“什么人情啊,都是小事,时间长了,周sir就知道我为人如何了,对了,韩爷来还要一会儿,周sir有空陪我去趟家里不,韩爷要看我当年杀的几个日本人的肩章。”
周福财!!!吃惊的看着他。